印尼女佣篇:400

望着苍白又恐惧的脸,娜娜极度不安的蹲靠在沙发前,听我如何对她所煮的泡面炒蛋作出一番的评审。我把她叫来是要解释并开导她如何把泡面煮好。我的语气也许重了一点,因为这简单料理她看我煮不少过三遍,加上边炒边让她参与两遍,在加上让她独自表演两遍,今天还是不能把泡面煮好。唉,真的是有点沉不住气。还有,还有他学习或掌握的程度真的很龟速。让我不尽想起450, Kartinem 。也连带的忆起让我不时还会发恶梦的400,Karsini.


按照程序我应该写400。


话说380回去后,大姑妈难抵家婆一些无理的刁难,她向老公求情可否把家婆接回。老公满口答应,不过要给我们一些时间请新的女佣。他也了解白天帮大姑丈做生意,晚上要照顾家婆的大姑妈也该休息,透透气。更何况大姑妈有腰疾的病痛。在沧促的情况下400 来到我家。


在介绍所选她的照片是觉得她满臃肿,中介说没关系,他们会叫她减肥。还说她曾到埃及去当女佣,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女佣。结果当我去中介所把她带回那一刻,我就有不好的印象。她比照片更胖,小腿部分向打击球球桌的脚。第一个印象是她能顺利完成家务吗?她蹲得下来吗?我的担忧是对的。凡是需要蹲下来清理的家务她不能办好。好多次都是我叫她把凳子放到屁股下她才处理的干净。


第二,她去过埃及那她能屈服于RM400的薪金吗?因为埃及的待遇总比我们这边好吧。没办法,也不能想太多。还是把她带回,一一的交代她如何弄家务。还说家婆是第一首选,家务排第二。


刚开始她的确能做家务,烧饭煮菜(除了要她蹲下来清洗的地方)。家婆也顾得有条不绪。过了六个月,她开始有薪水她就说要寄钱回家,我问多少,她说马币1000。我说那你要等3个月。她说好。就这样我刚好在这时候接到朋友的求救帮她暂时跑业务直到找到适当的人选。我把上幼儿园的小瓜交给她。上下课都由她代劳(幼儿园里我家只是步行程之遥),其实这是种下祸根的源头。她利用这段时间接触了外面其他女佣和很可能认识了一些印尼仔。(我是事发后才知道的)当3个月期限到她又重复要寄钱的心意。我寄了。


在后来的后来,我家发生了怪事。神桌上的香炉移位的很离谱。有时左有时右。400 绘声绘影说看到大大只有很多毛发的东西。还有晚间时刻会看到穿马来服装的男人在后院的中央。恰巧我家婆也开始胡言乱语,时常对着空气讲话,有时还朝着女佣大骂(这也是个祸根)。我有怀疑这都是她弄的,编的。但就是找不到证据。心理也会害怕但不敢在瓜瓜面前露出恐惧。尤其老公出外坡。我更是难眠。


过后家婆又发生事情。这次有去问神顺便问我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神问我有谁看到,我说印尼妹。神静了一会儿,手持毛笔在一道符上划,边说这个你烧给家婆喝。接着又再划另一张后强调一定要烧给印尼妹喝。并说我家没事,是印尼妹有事,她要变了。呵?她变?变什么?神不回答我就请下一位问神者。


回到家我马上弄给家婆喝,然后篇故事说400也要喝。因为她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她很合作的喝下去。过后香炉没有再移位了但400又上演了一幕她要回家乡因为如她不回去,她老公要休妻另娶(那是因为间中我有让她拨电回家的祸根)


我想也许她要摆脱家婆的无理取闹和工资问题而想回去,那也好。我也不想留她。既然她无心我也不要。然后就去办理机票,让中介了解一些状况。中介说她算是毁约可不用完全付她薪水。可是我还是打算按照她做工的天数付她。


结果就在她即将回印尼的5天前。我家被打抢了。蒙浓中被一只手摇醒,强烈的灯光一时让我挣不开眼睛。听到一把仓促的印尼语音,钱在那里, 你老公在那里。哗!一时间两个黑黑的身躯让我暗叫。糟了,我被打抢了。瞬然间我体内流的血液好似凝固了。我一时脚不听话的在抖。一个拿菜刀指着我,另一个在搜索抽屉。拿着菜刀的叫我静静。我那敢动。另一个催我钱收在那里。我指着Gucci的包包。他飞快的往里掏。拿到300块。还识货的把我刚买2星期的包包挂在身上。搜不到更多的钱,就把我带到大瓜房间,又开始搜索。大瓜中瓜被吵醒,两个用恐慌的眼神看着我,我示意不可喊出来。这时第三个出现了,把睡在楼下的印尼妹带上来,较高大的一个指令我把金饰脱下交给他。然后再把我和印尼妹用电线绑起来。然后有一个印匪很奇怪的挖出大瓜的跆拳道裤,指示大瓜帮我穿上。(我当时是真空的当老公的篮球杉为睡衣,当然有穿内裤。到今天我还是不能理解为甚么。过后我把这篮球杉交给收旧衣服的)他们留下一个监视,其他的分开搜索。接着大瓜和中瓜也被绑。他剪断泳衣的带带来绑。我被电线扎得发出痛苦的声音,那劫匪真的剪断大瓜抱枕的带帮我换上。不过也是绑得很紧。(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翻箱倒屉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我凝视着那印匪,希望能记住他的颜面,但他们都蒙着脸,还带上鸭舌帽。过了好一会,他们才吩咐我们不要叫喊,然后急急的奔离房间。


我们自行脱绑,然后奔下楼看家婆。她还好好的坐着。我虚脱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时钟指着5点左右。还早, 邻居应该还没起身。大约6 点我去拍邻居的大门,说我家被打抢了。他镇定的叫我把乱糟糟的情景先拍下来才去报警。我还留着那些照片。报了警,录完口供,我才打电话给老公。他当时正和一位同事返归途中。我吩咐他不要冲动,我们都平安。叫他小心驾驶。


录口供时我对警员说印尼妹还有5天要回去,她是共犯吗?警员过后说他找不到蛛丝马迹,不能逮捕她,还说让她回乡。我等指纹鉴定组办完事,我去抄印尼妹的衣橱。我抄到一些金饰和我没见过的东西。我怒不可泄的大骂这些东西哪里来,我家被打抢是不是你干的好事。为甚么我们对你这么好,你却做出这种事,我已泪和鼻涕混合在一起。我发狂的对她乱叫,还冒出一句你是害群之马,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你们印尼妹太可耻,滚回去吧。他妈的。我听到她喊回我。我不理她,直接打电话给中介来要回她。马上让她滚回去。中介说我必须亲自带她去。一路上我一直破口大骂她的不是。


各位,请问我骂对人吗?


老公风尘仆仆抵达家门,他以一种奇怪的眼神巡逻家的情况,我跟着他一面走,一面对他说幸亏我们没事要不然,你回来时如看到那种凄惨的场面,你会不会昏倒。老公一脸亏欠的望着我。我明白。此刻的他心中会有那种又恨又气又无奈的心可说是五味杂陈。我默默的跟他到车边,我问:“你要去那里?”他简单的答:“锁头!”“你休息一下啦,等下才买。你刚从外地回来呀。”我叫着。“不,我今天要把所有的门加强。”他眼里翻着泪光说出。“那,好吧!”就这样衣也没换的一一把每个门加上,上下锁。我一边帮他张罗一边看着他汗流挟背的忙着叮叮咚咚的。他还是不多言,只是有时目露凶光,有时又泪在眼眶打滚。忙了好一会,他停了手说,“睡前记得把每一扇门都上好锁。对不起,发生这种事,我没在身边,吓着了你把。”我安慰他说:“幸亏你没在,要不然你如反抗可能会有不同的局面呢?”他无奈的说不会吧。


事到如今,3年多了。我每晚都会查看所有的门是否上了锁。


那么,聘请450 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我骂过不再请印尼女佣为什么还会有550 的延续?我会接下去写。


话说400去机场的路程时,老公交给她我写的信。内容大约是如她觉得她没犯错,可在她抵达印尼后写信和我要回余薪。我把家里的地址都写上去。她没要回,是不是她心里真的有鬼。还有过了2 个星期,我收到一通电话是找400的,还问我印尼妹呢?婆婆还好吗?我马上记下电话,驱车再报警,说有人这么打进来。过后我也换了新的号码。到现在不曾有警局打来说逮到劫匪了。


我其实是可以避免2个祸根。


祸根1,不可让女佣代劳带孩子的事。


祸根2,不可让她们打电话。


至于祸根3, 的的确确不是我能控制的范围。它是我不断清印尼女佣的最大的原因。不过我有在这里下一些苦功,请等下一个女佣篇吧,我会告诉你。

跨年夜,你哭了。

观赏台北2010跨年节目之际,大瓜电话响起。她紧张兮兮的弹离沙发步向厨房去。过后回到电视机前。我随口问那个爱慕者打来呀,她很避忌的说不是啦,但又说是个男的。哗!我和中瓜马上爆一系列男生的名字但都不得要领。“不要逼我啦,他是你老公啦。”大瓜勉为其难的说出口。呵!干嘛不打给我而是他女儿呢?满腹狐疑的在乱猜时老公又陆续的打来,害得大瓜不能安心看节目。


当大瓜重新坐稳沙发,目光刻意避开我的疑问时说,:“你不用急,待会儿就知道了。” 我半开完笑的说你爹地也真是的,难道他会突然出现吗?不可能啦,大瓜嚷着,爹地在国外咧,他如回来一定叫你去机场接他咯!中瓜也搭腔:“对呀!妈咪,爹地是3号才回来的呀!”哦,也对。小瓜也插上一脚:“妈咪你怎么会忘了呢?”


在你一言我一语中我的电话响起林依晨非你莫属这首歌我不再迟疑的先开口。嗨,老公。电话那端传来他的慰问,“老婆,你们在做什么?”“我们在看跨年节目咯。可惜你不在,要不然我们可以在今年的最后一天一起跨年。”他沉默一会我继续发问:“你和大瓜在搞什么神秘呀,害她一直喊不要逼我啦”。老公咯咯的笑起来了,“那是因为我问她一个字的汉语拼音啦,我拚了半小时还拼不到。等一下你就会收到我的讯息了。”哦,是这样啊!那好,我等。老公急忙说一定要回他华语的,我答应。其实汉语拼音难不倒我,反而是他。


话说我们读书那年代还没有汉语拼音,有的是现在台湾还在用的拼音。写的也是繁体字。老公对华文这一课没兴趣,结果现在的简体字和汉语拼音可把他难倒了。不过前阵子被一个朋友打赌传讯息时一律用拼音,他不服输的请教3个瓜帮他拼音。所有的讯息(给那个打赌的朋友而已)都是拼音。他真的越来越进步,直到最近几乎不需要帮忙就能拼出,连他的朋友都不相信。(老公万岁!)


时钟移到11点半时(他那边是10点半),一通简讯传来果真是他的。他说他知道我不会怪他没有陪我倒数跨年许愿。不过他不例外的写下了他的原望。我也回了一则。


这里有一段倒数跨年许愿的小故事。在我们婚前蜜恋时觉得简单的过这一天好似很单调,不如想出一些点子来庆祝这新的一年到来。忘了是谁想到的我们都一直以这方式庆祝倒数跨年许愿仪式。以前是学生时就以汽水,花生这类的饮食来庆祝。那天我们会把所有事儿都推掉,两人世界的对着时钟倒数后许下了新的一年的愿望。直到我们有了孩子,也付得起佳肴美酒的同时,陪我们的不只是丰盛的食物,还有3个瓜。瓜瓜们的饮料是没有酒精的水果香槟,而我们的是酒精高度13%的红酒。我们会把饮料倒进高脚杯(高脚杯是我喜爱收集的物品之一)然后每人高举酒杯饮盛。我会爱上红酒也应该是从我家倒数活动开始的。也慢慢的学会了如何选红酒,品尝红酒的品味。曾经品尝了有金箔在内的红酒。不对,应该是白酒,不然如何可看到闪亮亮的金箔在瓶里游。好友说那是他们N年前在澳洲旅游恰巧遇到一间提炼红酒的葡萄庄园庆祝100年周年纪念。庄园推出了限量版的金箔白酒。那酒还有号码指明是排第几罐的。啊!当那带金的白酒滑进嘴里时我们的舌头忙着寻找金箔的存在,有些人还吐出舌头找。哈哈!怪有趣的。几个大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在伸舌头。根本寻不到。好,小故事在这里停,其实从这里还延续了一些故事,不过不多说了,下次吧。


过后,老公又传来一则。我又传回去(对不起,内容不可奉告啦)。就门这样来回几次,最后一次我这样写,当你回来时再补陪我们,佳肴美酒我去准备。他回汛,这是肯定的。只不过几分钟,非你莫属铃声又响起。我问怎么啦老公。电话那端传来老公的声音,他越说越哽咽,我已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啊!你哭了!我开始慌了,目光更无暇看节目。心理在想你怎么哭了。我也跟着哭,瓜瓜们专注着荧幕,没看到我哭。我不敢出声安慰他,怕他哭得更慌。


跨年夜,你哭了。因为我没在你身边。


纵然有一班朋友和你庆祝你却偷溜回房述说你想念我,还有孩子们。


空气好像静止了,跨年歌曲的轰炸我没听到。耳里听到的是你沉重的鼻息声在抽泣着。


我没有言语,因为不想让你的缺提扩大。


我静静的小心的不让你听到我在哭,因为不想让你更慌乱。


我很想把你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你的背,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


但,我不能。你离我有几千公里吧。


那,你放心的哭吧。我在电话这端听着。


我没挂线,我在听,我还在,我陪你。


你终于开口说话。


你说,你不是伤心,是开心的哭。


因为你强烈感受到我传的简讯。


那么,老公。明年把所有事儿都推掉。


让我们在跨年夜不分离,不传简讯。


只有高脚杯和瓜瓜们的陪伴,


好不好?


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好吧,擦干眼泪。


好好的去玩吧。


这里我有瓜瓜陪。


等你了。


 


 

我想你的味道

这几天断断续续下了几场雨,空气透出寒寒的凉意。


我想从冰冻的气息中寻找你那温暖的呵护。


衣架上搁着你少穿的寒衣,我有如兴奋的小孩把衣披上。


噢!我终于闻到我所熟悉的味道。


虽然是那么的一丁点,但我已暖入心窝。


我的爱,我知道那是我开始想念你的征兆。


想想那天清晨温热的手掌抽离我甜睡的身躯,我以为你会在我沉睡的脸上吻别。


你没有。。。。


我怀疑凌晨的拥抱是你睡梦中的爱怜,清醒后的你不告而别才是昨晚愤怒的延续?


醒来时床边人遗留的体温早已蒸发得不知所终。猛然忆起昨晚对你投下毫不领情的措词。


我的爱,我对你是否太冷酷了点?引发你不再抚摸与怜爱。


我没有。。。。


我想说,我想你。


我习惯了你的温暖呼吸,


我习惯了你指尖拨弄我长发,


我习惯了你有力臂弯紧紧的拥抱,


纵然你的指尖,你的鼻息有我讨厌的烟丝味道。


原来那股味道才是让我最思念你的。


我想说,我真的很想你。


我的爱,你相信吗?


 

印尼女佣篇:380

哗! 事隔一月才出一篇女佣篇,’pai seh’,'pai seh’.


380 名叫Sri。我对二姐说,上帝派了天使到我家。 我们一家人(除了家婆)都把她当家人看待。除了钱财的事,家里大大小小事物都作的井井有条。不需要吩咐太多,也不需要提醒,她真的把家理好,管好。


自从siti回去印尼,家婆也被接去小姑妈家住。我和家婆几乎没有任何联络。关系闹僵后的后遗症就是很难再接受和家婆同住的意愿。偶尔她有来电探听(都是和大女儿谈),我还是不能接受她,老公也不强求,直说家婆住在姑妈家也蛮适合。我还记得老公说,家婆和媳妇能相安无事的住在一起的很少。但,家婆一直想念孙子,于是和老公说,这次不和印尼妹闹了。转转折折,家婆又回来住了。哪!这就是为什么家婆又会到老公身边。但我有和老公说一句,“我不能直接顾你妈,但能间接。再请印尼妹吧!我二姐很清楚我的处境。所以当这个我所谓的天使印尼女佣的来到,她成了我和家婆的桥梁。她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只是家婆没识趣,刁难事件一再重演。女佣还是中招。结果,家婆又被领回去小姑妈家。


过后,Sri因为太想念他的一对儿女,所以期满就回去了。


可是,不幸的事又 发生,家婆又跌到,这次比上次严重。亚罗士打没有脑科医生,老公决定租ambulance 把家婆接回槟城。南华医院拒绝收老人,理由是没有脑科医生。却推荐了卢源来医院。当时的脑科医生是Mr. Kazem. 据说是出名的脑医。他果真要医治家婆,但开口说,“你先把RM20,000.00汇进来,下午马上动手术”。我和先生被这个数目吓倒了。短时间内去那里找这么多钱。结果,还是自己的信用卡派上用场。我和老公的卡刚好够应付。这边刷了卡,那边赶忙去问神,家婆可以开刀动手术吗?结果玉皇大帝说,可以,老人的寿命还未到,祠划了符叫我们给家婆喝,所以又匆匆从威南赶回槟岛。


到了医院,主治医生的副手召见我们,他是马来医生,他说家婆年事高, 开刀风险大,要三思。他讲了一大堆, 其中一句是家婆老了,如果她要离开也是好事,因为手术后的后遗症会从轻到重很难意料到。老公开了家庭会议,结论是不开刀。


过后家婆又奇迹慢慢好起来,当时是大姑妈接管了。我还是不能接受她老人家。偶尔她会来电问候我老公和孙子们。直到家婆和大姑妈因某些事大吵,轮到大姑妈说,我不能再顾这个妈妈了,她求老公把妈接回家。


哈!后会有期了,再等第三位印尼女佣如何又降临我家吧, 她呀!可是恶魔的化身。到如今我会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有莫名的恐惧感。


第二位女佣给了我什么启示呢?


1。) 你对女佣好,吃,住,关怀都不缺。她象家人般款待你。


2。) 老人说话不算数,明明讲好不闹了,结果还是一样。请问,老人可说谎话吗?


3。) 不管你对女佣多好,你都抵挡不过他对家人的思念,你还是让她回去。心都不在了,不要留下她。


4。) 天使女佣在接近回乡的日子也要多观察,因为她的心会挂在家乡多。家务会缓慢,时常会魂不守舍。有些事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

印尼女佣篇:350

350 名叫Siti 。当时决定聘请她是希望她能帮家婆减轻家务负担。但她却是我和家婆闹僵的导火线。


家婆在1999年时中风,不过在半年内好了很多。可是体力已没那么好,记忆力也差,我又怀了第三胎。为了所谓两全齐美(我省掉清陪月婆的费用,坐月时家婆煮给我吃,女佣做其他家务和看护2位年纪还小的女儿),省钱又有好帮手的情况下,我们请了她。我忘了有没有问家婆我们请印佣她有意见吗,不过姑妈倒有首肯。还说服家婆如没有个帮手,家婆肯定做不来。我,姑妈和老公的原意都是为家婆好,结果那个僵局让我和家婆的关系破碎得无法填补。


siti 来时才19岁。她谎报27岁才能来马做工。一个没出国经验和家务都不是很会做的女佣会在老人眼中是怎样的呢?嗬嗬,我大难临头了。家婆开始刁难,所有不好的批评都在我面前指桑骂愧,左暗示,右证明。她洗东西不清洁,偷吃milo, 到最后闹得更僵时说她和印尼妹八字不和,还有不堪入耳的骂话,那时我还在坐月子。我终于反驳了,我哭着大声说,妈我不能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叫你女儿来带你走。当时老公也傻掉,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坐月子的妻子,他该怎么办。可怜的老公向大姐(大姑妈)求救,暂时把妈带回小姑妈家。我在没有陪月婆的帮助坐完下半个月子。现在时常腰酸背痛应是没做好月子缘故。


产假完毕我把小瓜送去保姆家,两个女儿siti 顾。在没有大人的监督下女佣可乐了。我从她的日记中知晓一些大人有在而不敢做的事,如开电视机追看节目,很休闲的不作家务等等。但我没有加以追究。我和老公商量,他说只要家里不是很肮脏或凌乱,两个女儿都顾好来就可以了。我们旅游时也带她出门,如云顶高原,回家乡拜年。对他可说有过之而不及。她是最好命的印尼女佣。


当雇佣期完毕,我也不续聘。两个女儿都交给同一个保姆顾。那么为什么又会有380来报到呢?下回有分晓。


我回顾350给了我什么启示呢?


1。不可请太年轻的女佣。(可信赖的中介公司很重要)


2。没破口大骂女佣是对的。(只要她安分守己,一些小失误不要太为难)


3。老人家怕女佣能干过他。怕我们嫌他老了不中用。(这是事后孔明,骂架后才领悟的宝贵经验)


4。原来老公处理我和他妈的事很公正。虽然当时是夹心人,但不因为这起事件而怪我。


5. 千万不要和长辈开架,裂痕很难补回来。


 

你适合聘请印尼女佣吗?

在还没开始写聘请印佣的经验前,我先发出这个问题。
为什么呢?因为如你要有位印佣来处理你家的事,那无论以后发生的事你就要承担一部分。多或少视你与印佣之间的败坏事情有多伤。
就有听到一些朋友说,你不请印佣不就没印佣的烦恼吗?既然请了那烦恼一定跑不掉。
这是我被那第三位的魔鬼印佣做出坏事后所领悟到的。
好了,接下来我以本身的经验列出下列各问题,如你们的答案是positive 的如,有,还可以,能接受,没关系,那基本上你已合格聘请印佣。
1。家里的老人家(家翁,家婆,妈妈,爸爸)能接受印佣吗?可直接问老人家,以免日后成为夹心人。
2。你能负担得起印佣的费用吗?薪水,以及一些你可能没预算到的如她的贴身衣物到眼疾或看医生的费用。如你是双薪夫妇更要注意,要不然他可是你两吵架的导火线。
3。你能接受他的容貌吗?太漂亮家里男性要防备,不漂亮家里小瓜嫌肮脏。
4。有足够睡房吗?如果家里有大有老又有小,叫她睡客厅或集沙丁鱼,她睡眠不足,情绪不好,整日摆臭脸,那家里的老,大,小会怨言四起,而你又作夹心人。
5。你能接受他几次的犯错?犯错程度到那里?这是你的忍功有多高。一旦你开口大骂,你会埋下一个及时炸弹。
6。你有耐心教她吗?通常他们都不会用电器。也许开始会弄坏一些,你会大发脾气吗?
7。你有爱心吗?这是我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可听过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也。
印佣离乡背景来到陌生的国度少许会有不安的情绪,自我保护的概念是不会马上就卸下。我们须先放下,伸出友谊的手,让她感觉到新的工作地方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糟。让她也放下心房。我们应该让她感觉到家的温暖。家是每个人的避难所,他们也不例外。当他们把我们的家看待如她家时,那你的印佣可是你的好帮手。我时常对自己说,只要印佣能帮我80%的家务那已经很足够了。其余的20% 我自己或瓜瓜们自己完成。

接下来的几篇将会继续和你们分享。
后会有期。

家庭主妇全日制

上个月情人节时在大红花设立了一个家屋,也去了讨论区发表意见。还发觉到可以在此写心情,写感想,甚至上传照片和分享。但在18-02 后我接管了家里的全日制任务(女佣回印尼去了)我却没有时间好好坐下来和大家聊聊或什么的。


今天新的印佣刚来第三天我又必须把她送回代理因为她说她不会照顾老人。(家婆已届90高龄)以我本身经验如留下她将会有不必要的事情发生。所以在日志里的文章可能还是不能继续下去。代理说会重新介绍,不过要等一或二个月。


不过我还是希望能偷到一些些的时间让我有好心情写日志。其实全日制的家务实在的把我搞得很累,再加上不良以行的家婆我的时间是不够用。写到此想起了在讨论区热门话题家婆之类的事我本想以个人经验告诉已婚姐妹们如何与家婆相处之道但还是保留了起来。


姐妹们,我们都是女人。家婆也是。那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是姐妹们要好好的去探讨的。明白了,了解了,就会接纳与关怀。但这一个关卡不是这么简单一刷就过,从中可要历经一些考验。只凭听人劝导,教诲还是不够的。


扯远去了。我还是要扛起2个月的全日制。文章我还是会找时间写。讨论区也许是蜻蜓点水般掠过。时间只有24小时,这是不能改变的实事。在安排吧!